Altwerden 在德國老去/郭智嘉

在華文媒體近幾年都有文章提到北歐的安老模式。這當然是衝著香港人口老化的問題而來。至於德國的安老問題,筆者嘗綜合個人觀察和一般數據提供一些資料。

據統計,德國有290萬需要看護照料的長者,其中大部分(208萬人)選擇在家居住。跟香港情況不同的是,德國人在上大學或進入職場後就會搬離父母居所,而65歲以上的老人會按例獲發中央退休金。就是說這些長者大都是跟老伴互相照料,而生活費等等則由積蓄、退保和醫療保險處理。

Pflegeheim.jpg
私營長者公寓標榜社交活動和長者照料等服務。圖:www.ks-unternehmensgruppe.de

Continue reading “Altwerden 在德國老去/郭智嘉"

[山旮旯生活] Walpurgisnacht 放火之夜

五月一日國際勞動節,而今年五一剛好是星期一,變相有三天長周末假期。德國是沒有「節日補假」這回事的,去年的五一勞動節剛好在星期日,有點「蝕咗」的感覺。

不過筆者期待的倒是四月三十日的Walpurgisnacht,因為可以放火。Walpurgisnacht 原本的意思是紀念聖人Walpurgia和使徒Philip和Jacob的節日,而德國民間傳說這一夜女巫會在深山聚會,於是人們會把枯枝、木柴、舊木傢具等等堆在一起,上面放一個「女巫」,然後放一把火燒掉,寓意送舊迎春。筆者住的山旮旯稱這一習俗為Hexenfeuer (女巫之火),比較接近民間傳說的解釋。

放火晚會好些是由市或鎮政府舉辦的,也有一些是由鄰里之間自行組織的,總之就是有一群人一起圍著營火就是。筆者每年會到朋友M一家的放火大會。過去幾年他們都和附近的鄰居一起組織,那座營火差不多有一層半樓高,好不熱鬧。但今年好些鄰居外出度假去了,於是就只有他們一家人,再邀請好些朋友自己慶祝。

Walpugisnacht_10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Walpurgisnacht 放火之夜"

[山旮旯生活] 和平岩Friedenstein – 哥達公國宮殿博物館

我的世史分數相當差(甚至比中史還要差…)只知道在德國成為「德意志帝國」(Deutscher Reich)以及後來的共和國、第三帝國、戰後的兩德以及現在的聯邦共和國之前,整個歐洲就是一大堆家族小國。這些小國的存亡,就是家族、商業、政治、戰爭、分裂、整合的結果。

Friedenstein_06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和平岩Friedenstein – 哥達公國宮殿博物館"

[山旮旯生活] Flohmarkt 打開跳蝨市場的時間囊

筆者在德國留學時曾經在跳蝨市場擺過檔,在搬屋前把舊物出清。隨著FB和網上小廣告(Kleinanzeige) 盛行,大部分人都不會勞師動眾到跳蝨市場擺檔(又要開車又要交檔租)。話雖如此,在跳蝨市場擺檔的意義每每是社交活動多於純粹賣物,而喜歡逛跳蝨市場的也大有人在。

在德東地區,很多人在兩德統一後從東邊搬到西邊,那些老套DDR(共產德國)年代的家具雜物當然不會帶走。這些屋子空置了十幾年也沒有怎樣重建過,於是它們就像時間囊,載起了德國的那一段(或是很多段)過去。隨著地方發展,這些屋子如果有人收購,屋主或「收買佬」會先把舊物清理才進行拆卸或修建,「時間囊」就打開了,而裡面的過去便輾轉來到跳蝨市場。

Flohmarkt_02.jpg

Flohmarkt_01.jpg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Flohmarkt 打開跳蝨市場的時間囊"

[山旮旯生活] Schloss Burgk 春日城堡遊

朋友的兒子阿卡生病,於是朋友把阿卡送到住在山旮旯的爺爺嫲嫲處小住。我們趁朋友周末還在,於是建議到附近的Schloss Burgk小遊,讓孩子開心一下。

這個城堡說遠不遠,開車只需半小時左右,但是沿路又是森林又是小鎮的,感覺比我住的地方更山旮旯。不過來到目的地就有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的感覺,深感當年的王族原來真的識貨,找來山明水秀的地方來建城堡。

話說圖靈根(Thüringen)南部在小國時代時屬於萊斯王朝(Haus Reuss,對,就跟那個足球員同姓),而這家族在16至17世紀定都於Burgk,在此建成了家族城堡。現代人住豪門大宅,想到的是華麗裝潢,但這個城堡不單顯示王朝氣派,還有實實在在的功能如會議室、廚房、護城牆等。外人連同牲口入城還得付進城費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Schloss Burgk 春日城堡遊"

[工廠妹手記/郭智香] Fahrpraxis 學車的日子

binder

雖然在德國住的不算是大城市,但是學車對我來說一直都不是當務之急。大學學生繳付雜費後,可以拿著學生證 (其實叫「學期雜費票」Semesterticket) 當車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覆蓋範圍包括大學所在的城區或部分外圍市鎮,視乎大學的校園位置而定。後來在另一城市居住,公共交通網絡也不錯,巴士每十分鐘一班,也就沒有什麼要學車的理由。

來到工廠打工,這裡的地方資源分散,巴士火車班次又疏(一小時一班,巴士在學校假期還會停駛),要到大城逛街購物,要不就要坐火車,要不就要找同事或朋友坐順風車,非常麻煩。結果還是跑到駕駛學校報名學車。我考的是一般私家車的乙類駕駛執照(Klasse B),當然還有其它類別,如甲類是電單車或小型電單車,丙類是大型貨車等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[工廠妹手記/郭智香] Fahrpraxis 學車的日子"

[工廠妹手記/郭智香] Fasching 嘉年華沙翁

原本以為公司的變裝大會上星期五已經完結了,原來今天才是正日。早上到pantry打水煮茶時看到平時正正常常的兩位女同事,一個扮成小蜜蜂一個扮成紅衣女郎,還有那個靚仔主管的牛仔look,當下呆了一呆。

然後部門一姐從行政部那邊捧來一大盤沙翁 (Berliner Pfannkuchen),公司福利每人一個。我喜歡傳統的砂糖或糖霜版本。這個糖漿面的太甜了。

更新:Lunchtime之後品管部一姐來開會,穿的是黑白間的監犯裝;然後金髮sales哥哥過來巡場,耳朵大大的他這回穿了件毛茸茸的馬騮裝。我想香港的公益金便服日其實也差不多吧…

pfannkuchen

郭智香
誤打誤撞,由文科人變成電子業工廠妹,專職講價翻譯買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