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歷史: 「打官司贏政府的學生」/郭智嘉

按:其實年多前已經想摘譯Christine的故事,只是事忙抌擱了。

讓我來講一段歷史。

話說1980年德國大選,CSU推舉當時的拜仁邦長Franz Josef Strauß(慕尼黑機場就是以他命名) 為總理候選人,由於他政治醜聞眾多(讀者可參閱維基百科英文版,中文版對他只有幾行字描述),備受全國爭議。而當時雷根斯堡(Regensburg)一名17歲中學女生Christine Schanderl 認為Strauß是個獨裁者,絕對不能讓他當總理。於是她派發傳單、上學戴襟章、貼海報,呼籲設法制止Strauß當選。

Stopptstrauss.jpg

Continue reading “小歷史: 「打官司贏政府的學生」/郭智嘉"

Fremd sein 異鄉人生活/郭智嘉

ordner

從第一次到德國至今,原來已經超過十五年。筆者很感謝路上遇到的德國好朋友,他們提供不少生活意見、把爛醉的筆者送回家 (and vice versa)、病倒時幫忙購物送貨上門、無處容身時提供沙發借宿幾天… 不過這些幫助都不是「老奉」出現的,初到德國時近乎無人無物,交了不少「學費」,不過當時馬克兌港幣還算便宜,學費相對「抵交」;現在網絡發達,不少人在網上分享德國生活資訊,德國政府網上資訊也很充足,「做功課」比十幾年前容易,「學費」大概可以少交一點。

不過之前在Facebook也分享過德國之聲的文章,說不少新移民或選擇定居的難民還是會遇上好些生活文化差異,往往令生活大失預算,其中電訊、住所、保險等等生活必須項目為最大問題。筆者今次分享少許個人或其他朋友的經驗,讓讀者了解一下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Fremd sein 異鄉人生活/郭智嘉"

「暑假」公告

Olympiastadion.jpg

當然不是筆者放暑假。

姨甥仔暑假被流放來德國,結果筆者要幫手「湊仔」,帶他到處吃喝玩樂兼教德文。

Facebook 新聞台照舊運作。各讀者歡迎follow。(個人原則,恕難接受素未謀面的friend request,請諒。)

七月底開始繼續寫文。

祝大家夏日愉快。

Altwerden 在德國老去/郭智嘉

在華文媒體近幾年都有文章提到北歐的安老模式。這當然是衝著香港人口老化的問題而來。至於德國的安老問題,筆者嘗綜合個人觀察和一般數據提供一些資料。

據統計,德國有290萬需要看護照料的長者,其中大部分(208萬人)選擇在家居住。跟香港情況不同的是,德國人在上大學或進入職場後就會搬離父母居所,而65歲以上的老人會按例獲發中央退休金。就是說這些長者大都是跟老伴互相照料,而生活費等等則由積蓄、退保和醫療保險處理。

Pflegeheim.jpg
私營長者公寓標榜社交活動和長者照料等服務。圖:www.ks-unternehmensgruppe.de

Continue reading “Altwerden 在德國老去/郭智嘉"

[山旮旯生活] Walpurgisnacht 放火之夜

五月一日國際勞動節,而今年五一剛好是星期一,變相有三天長周末假期。德國是沒有「節日補假」這回事的,去年的五一勞動節剛好在星期日,有點「蝕咗」的感覺。

不過筆者期待的倒是四月三十日的Walpurgisnacht,因為可以放火。Walpurgisnacht 原本的意思是紀念聖人Walpurgia和使徒Philip和Jacob的節日,而德國民間傳說這一夜女巫會在深山聚會,於是人們會把枯枝、木柴、舊木傢具等等堆在一起,上面放一個「女巫」,然後放一把火燒掉,寓意送舊迎春。筆者住的山旮旯稱這一習俗為Hexenfeuer (女巫之火),比較接近民間傳說的解釋。

放火晚會好些是由市或鎮政府舉辦的,也有一些是由鄰里之間自行組織的,總之就是有一群人一起圍著營火就是。筆者每年會到朋友M一家的放火大會。過去幾年他們都和附近的鄰居一起組織,那座營火差不多有一層半樓高,好不熱鬧。但今年好些鄰居外出度假去了,於是就只有他們一家人,再邀請好些朋友自己慶祝。

Walpugisnacht_10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Walpurgisnacht 放火之夜"

[山旮旯生活] 和平岩Friedenstein – 哥達公國宮殿博物館

我的世史分數相當差(甚至比中史還要差…)只知道在德國成為「德意志帝國」(Deutscher Reich)以及後來的共和國、第三帝國、戰後的兩德以及現在的聯邦共和國之前,整個歐洲就是一大堆家族小國。這些小國的存亡,就是家族、商業、政治、戰爭、分裂、整合的結果。

Friedenstein_06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和平岩Friedenstein – 哥達公國宮殿博物館"

[山旮旯生活] Flohmarkt 打開跳蝨市場的時間囊

筆者在德國留學時曾經在跳蝨市場擺過檔,在搬屋前把舊物出清。隨著FB和網上小廣告(Kleinanzeige) 盛行,大部分人都不會勞師動眾到跳蝨市場擺檔(又要開車又要交檔租)。話雖如此,在跳蝨市場擺檔的意義每每是社交活動多於純粹賣物,而喜歡逛跳蝨市場的也大有人在。

在德東地區,很多人在兩德統一後從東邊搬到西邊,那些老套DDR(共產德國)年代的家具雜物當然不會帶走。這些屋子空置了十幾年也沒有怎樣重建過,於是它們就像時間囊,載起了德國的那一段(或是很多段)過去。隨著地方發展,這些屋子如果有人收購,屋主或「收買佬」會先把舊物清理才進行拆卸或修建,「時間囊」就打開了,而裡面的過去便輾轉來到跳蝨市場。

Flohmarkt_02.jpg

Flohmarkt_01.jpg

Continue reading “[山旮旯生活] Flohmarkt 打開跳蝨市場的時間囊"